2012年9月,大概在不管多少年之後,我永遠都會記得這個年度的這個月份是個如何的多事之秋

一個月內深刻體會到了生離與死別

如果各用一個字形容這種感受,應該就是:生離,苦;死別,慟

但沒有任何一種哀痛能與死別相比

 

小華與妹問我何時要開始繼續寫網誌

想了想,的確積累了許多心得沒有分享,諸如婚事、蜜月

還想表達最近這一個月,對於外婆仙逝的思念

我應該要用何種心情,面對短短2個月內面臨的各種情緒?

婚事才剛熱熱鬧鬧辦完,然後和小華開心的遠度捷克蜜月(還有布拉格的照片還沒分享呢)

回來上班不過一星期,送走疼愛我、人又NICE的舊官,接不到兩天的新官,還來不得唉唉叫

又得要請喪假...

 

外婆離開一個月了

某天傍晚

在桃園中壢的郊區聞到了一股肥皂香混合著飯菜香的味道

我想起了阿嬤,不由得一陣鼻酸

記得小時候,阿嬤去田裡工作回來會先煮好飯菜,然後洗完澡再吆喝大家上桌吃晚餐

餐廳瀰漫著的就是耐斯洗髮粉與飯菜的味道

在嗅覺記憶裡,這代表了鄉下外婆家。

 

請喪假一週,每天起床就想趕快回外婆家

折蓮花、元寶和燒腳尾錢

外婆靜靜的躺在冰櫃裡,也許沒有了靈魂

但在身體旁邊,還是讓人覺得,外婆阿,好像還在,不曾離開

2012-09-03-23-28-00_photo[1]  

雖然我只是外孫

但在某天打D3的時候,我找到了為什麼這麼愛外婆的原因

「我想,人總是把童年度過最棒回憶的地方當成故鄉」

我們小時候住的地方離媽媽的娘家近

所以媽媽常常帶著我們三姊弟回娘家和表弟妹玩耍

鄉下什麼都新鮮有趣

夏天,我們會拖著檳榔葉,把檳榔葉當小舟,在湍急的小河溝玩滑水;

外婆種菜的時候,我們會拿保特瓶裝水,往「大猴」(台)的洞裡倒水(俗稱灌大猴)

這種蟲的台語念起來與猴一樣,都市小孩第一次聽到還真的會以為,這麼小的洞真的住著猴子!

我沒有一次成功,但赤腳在田間追趕跑跳碰,全身汗如雨下,無憂無慮真快樂

有一次媽媽還在水裡看見水蛇!幾個小孩還籌畫著抓蛇嚇媽媽(因為媽媽最怕蛇)

夕陽西下,一群人回到外婆家繼續嬉鬧,等著外婆煮好一桌菜

芋頭排骨湯、滷豬肉、蘿蔔貢丸湯、煎白鯧以及自家出產的各式青菜

搭配林投姐六點檔,偶有迷途小蝙蝠飛進家裡湊熱鬧也不奇怪

還有還有夏天一定要喝上一碗冰涼的蕃薯蔴意湯...這些即使是我的母親也無法再複製的美味

 

喪假期間,試圖將回憶翻箱倒櫃一番

即使只有一點點,一點點也好關於小時候有外婆的印象

好險,回憶還很鮮明

 

記得剛試穿完白紗有去醫院看外婆

和妹妹買了一碗豆花,讓阿嬤邊吃豆花

邊看我穿白紗的搞笑照片,她邊笑邊說:「五,五水」

但是她情緒不是很穩定,媽媽告訴她要乖乖復健才可以回家時,阿嬤哭得跟一個孩子一樣。

 

那陣子,最常自問的就是「阿嬤,現在在哪裡」

活著的時候,不需要知道她人確切身在何方

自然有一種她在的安心感

人走了,一種不確定懸浮在空中連帶著人也惶恐了起來

「阿嬤咧?」

常常俯身在冰櫃上看著阿嬤的睡臉想她到底在哪裡

當然也曾經怨對,阿嬤怎麼就不等我回去?那週就是要回去看她的日字阿

就這麼調皮的走了,有夠沒意思

也許這就是阿嬤,頑皮老人

全世界只有祂會叫我「貓仔」(台語)

因為我出生那天在醫院哭了一整晚,細小尖銳的哭聲,據說跟隻小貓一樣

然後妹妹被阿嬤取名為「老歐阿」(老芋頭台語)

因為妹妹小時候是個小光頭,髮線極高

 

大概是寫網誌時回憶起了小時候的點點滴滴

是夜,我夢見阿嬤

一個個家族成員一如往常魚貫走入外婆家

外婆早已在餐桌上擺好一大桌菜

舅舅們圍坐在餐桌旁開心地和阿嬤談天

阿嬤穿著一件深色碎花上衣,留回了標準QQ捲毛頭

當我經過阿嬤身旁時,眼角餘光卻瞥見阿嬤邊捧著飯碗,開始泫然欲泣的樣子

但我很快的轉過頭不願讓祂看見,我因再度重逢早已熱淚盈框的模樣

 

 

阿嬤

哩進罵後某?

給你的傭人有好好幫你做事嗎?

司機「安全」有沒有載妳四處雲遊?

挖金想哩

 

 

 然後瞭解,很多事情即時去做是為了讓日後的悲傷不這麼巨大。

 

 

 

 

 

創作者介紹

妳是我眼裡最美的風景

蘋果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