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忍受打死不承認自己偷東西、欠錢不還的被告

但對於顧左右而言他老奸巨猾的商人嘴臉我相當不耐。

 

今天開庭的被告一直在怪檢調單位查他的案件

搞得整間公司都要等著停工倒閉

抱怨的廢話連篇一度我讓人聽不下去

 

拜託~老兄

當初你公司帳目做清楚不就沒事?

還厚顏無恥的說帳冊這種東西你都沒有在過目的

那你還當什麼負責人?

只會將所有責任都推給記帳的小姐

以前的自白現在通通一概想不起來、不知道、不清楚、沒有印象

我就不信當檢察官拿證據提示給你看時,你腦中沒有當初塞錢給那些公務員的畫面

 

為了這種事情義憤填膺實在有點無聊

但對我這個就連修片時一直有意見然後跟修片師傅道歉「不好意思都是我個人長相問題」的人來說

我實在不敢相信怎麼有人被無知的自我蒙蔽得這麼徹底

 

採到狗屎氣那陀屎怎麼在那邊讓你踩到,怎麼不會想自己當初幹嘛走路不看路?

酒駕撞到路樹怪政府怎麼不把砍倒的樹移開,怎麼不會想到自己當初幹嘛酒後駕車,然後還敢申請國賠要全民買你酒駕撞到樹的單?

告訴人打電話來說幹嘛一直傳他來開庭,直說這樣很擾民你知不知道,怎麼不會想到當初是你自己要提告才造成?

 

怪誰阿?

創作者介紹

妳是我眼裡最美的風景

蘋果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