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我回來了

大抵我人生最年少無知、青春無敵的歲月都在這裡度過了

92年畢業,但實際上因為申請上成大,好像在畢業前沒多久就跟所謂的功課脫節

每天下課就會去水利大樓約會補習,那時候有他,好快樂!

畢業後

可能大學生活太開心,可能很少回家,可能好朋友都跑去北部念大學沒伴

快八年沒有再踏進學校

再回來,內心百感交集

 這張手晃到,但是有穿越時空現場要崩解的感覺 

走進川堂左轉,這裡是教務處的走廊

要開始進入時空隧道,回到我只有十六、七歲的時光

2樓,我忘記以前我們教室是不是在這個轉角

高一高二的教室在開放的樓層

那天妮妮說了一句話,提醒了我第一天來報到時,看到教室的感覺

「怎麼教室都沒有窗戶阿」

大概是怕正愛胡思亂想的高中生看著窗外不專心上課吧!

我們的教室只有高高的氣窗

 

其實,我對於高中生活的印象,已經很模糊很模糊

只有幾個片段、片刻的記憶還深深烙印在腦海裡

比如說,那次吉他社公布幹部名單,我落選了

回到教室以後,竟然走到講台上,在全班同學面前,哭著說「我沒當上幹部」

蠻慶幸多年以後,我還是擁有勇於分享自己悲歡心情的勇氣

例如那天在辦公室,聽到小華打來跟我說他考上的消息,轉頭就邊哭邊笑跟學姐們分享

要是現在才認識我的朋友,一定會被嚇到,因為沒人會這麼唐突在你面前哭

只是...更多時候我選擇不說,畢竟我也真的過了隨性大哭大笑管別人怎麼想的年紀

 進德監獄(誤) 

進德樓,大家戲稱:進德監獄

離行政單位遠、看似豪華新穎的大樓,每間教室有冷氣,而且進去教室要脫鞋

是高三老鳥學姐們的福利

才高一二的我,不懂進去這裡上課的意義,就是一段漫長的黑板上會寫倒數天數的抗戰歲月

有時候不小心經過學姐們的教室

看到大家,西裝外套不用扣扣子、冬天搭自己便服外套或是短袖制服袖口反折、稍長的襪子或是穿綠制服搭運動外套迎面走來

都可感覺到一股專屬於老綠綠學姐,那種待久了就是你的、走路都有風的老鳥氣勢!(拜)

 

那時候每天趕搭火車上課

從火車站走到學校有5-8分鐘的路程

這段路上,都有一個長捲髮,髮色帶點棕、白襪子ALWAY低於小腿肚、白晰亮眼的氣質美少女高三學姐走在我前面

(其實我都是刻意放慢腳步跟在她身後欣賞她美麗的背影)

學姐的制服永遠鮮綠而且沒有任何縐折,冬天就會搭上流行的圍巾

當年我們是即使西裝外套是厚厚的墊肩穿上像橄欖球員也不在意,根本還不懂什麼叫做穿搭術的女孩(攤手)

 

偶爾也有脫序的插曲

有一次在上學的顛峰時段,大家沿著圍牆(現在那裡已經拆掉剩下空地了)邊走邊吱吱喳喳的聊天

突然經過某處,大家噤聲不語快速通過

輪到我經過時,有個中年男子坐在機車上掏出他的老二在打手槍(很直白,請見諒)

如果是現在的我看到這種情形,我應該是會很兇狠的跟他說「你給我等著,我要叫警察來」

 

然後想到高三

我只記得拿不及格的數學成績是家常便飯,到達一種看到分數也沒有感覺的境界(好像很糟XD)

每天都在小考,考到寫考卷當成寫評量一樣完全沒有緊張的心情(但是段考還是會緊張兮兮)

還有國文老師為了符合題目的答案,硬是說了讓人難以信服的解釋

因為考試的關係,有時候高三時候班上氣氛的確有些低落~

一些跟考試無關的回憶大概是

和妮妮中午會一起去刷牙洗臉還有跑操場練身體、互相出國文、英文小考卷

因為壓力很大,買了信樂團第一張專輯

還有一段神秘人傳簡訊,我人生中第一次被關心所馴養的日子

 

雖然我不討厭唸書,但真的怕了為了一個目標而埋頭苦念的日子

會讓我驚醒的惡夢有兩個,一個是我在台上教作文

一個就是我在準備考試

所以我不會再想要回到國高中時期(倒是很想回到念大學的時候,因為不用唸書XD)

很慶幸度過了那段雖然是最單純,只需要為考試而煩心的日子

但目前這樣的生活,我還蠻滿意

 

再次回到舊時光和我的十六、七歲面對面

回憶被重重提醒,還記得的讓人有千頭萬緒,卻是懸著的,摸不著碰不到自己真正的想法

還想用力再回想起些什麼,大概是還想證明曾經我們也是青春A肉體(笑)

可是腦容量有限,剩下的大概只能在夢裡回憶了

 

嘿,十六、七歲的雅萍,現在的我是你當年想像28歲應該有的樣子嗎?

創作者介紹

妳是我眼裡最美的風景

蘋果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女尼
  • 我記得跟班上的互動大多是因為康樂的事情耶~
    因為班上小圈圈太多了,我當時一個也不想加入...(耍孤僻)
    還記得每次下一節上體育課之前我都飛奔到體育室問老師今天要上什麼
    然後在默默先登記班級&簽名 拿走教材。
    當初是誰陪我一起作這件事情卻忘了,還是我一直是一個人呢?
    到高三結束社團後才跟班上的人漸漸有比較多的互動,
    悠閒地飯後刷牙聊天、傳紙條,這些是我以前都沒時間作的。
    我還記得高三最後一學期坐我隔壁的林彤穎寫MEMO跟我說:
    「妮,我好想最近才開始認識你可是我們就要畢業哩> < 你怎麼會是私下這麼有幽默感的人?我以前只覺得你耍旗很帥,沒想到你人這麼好笑。」
    大抵上是這樣的。看到MEMO其實我也有點心酸,好可惜沒跟大家好好相處,
    不過跟萍仔的回憶倒是細數不完喔~ 傳不完的紙條,考對方的試題
    還順便每天OS幾句,真的是非常有學生該有的回憶耶

    緬懷完了過去要將昨日送走了! 往前看吧! 下個十年我們還要繼續連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