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俠

醉俠他穿著白色T恤、灰色卡其長褲和一雙全新沒有一點髒污的藍白拖

左手掛了一串佛珠,年約五十歲上下,有點地中海禿

上火車時他抱著一個上面寫有數字像是代碼的收納盒

內容物有什麼我沒看仔細,有小本子、衣物、盥洗用具等等

這身裝扮因著一年多來的職業敏感度我大膽假設他應該是甫執行完畢的受刑人(應該改口稱:更生人)

醉俠的名號不是我幫他取的,而是在他左手小手臂外側刻著「醉俠」的黑色刺青

雖然有點褪色可醉俠二字還有當時刻劃上去有稜有角的堅毅感(俠字最後那一捺還微微的往上勾勒)

 

醉俠從桃園上車後,一路上雙眼都是楞楞的看前方

有乘客經過他身旁時,他會刻意低下頭,盡量不與人四目相對

有些人一上火車趕到百無聊賴時會打盹打發時間

但醉俠正襟危坐地看車窗外奔馳著的風景,眼珠古溜古溜的轉阿轉

 

快到新竹前,可能是因為新增加了北新竹站,讓他覺得新鮮,也可能是快到家了

醉俠身上的動作變多了,像是突然驚醒般,一下轉頭看左後方,一下右後方

後來雙手乾脆埋在兩腿之間,像個好奇的孩子左顧右盼

 

新竹站到了,車門打開,試著跟蹤醉俠,看看誰會來接他、往哪個方向或是搭乘什麼樣的交通工具回家

第一次貼身當stalker激發了我的腎上腺素

一路穿越重重人潮,跟著醉俠來到剪票口

自動收票機前的乘客拖拖拉拉,眼看醉俠就要消失在我視線範圍內,從旁邊人工收票口丟了票奔向前去

可醉俠真的消失的無影無蹤。

 

二、刺龍刺鳳阿杯

大概是剛開完庭的當事人

上身穿著麻紗型汗衫,下半身是及膝淡土黃色卡其褲

因為行動不便,架著H型的助行器一拐一拐的步出大門

年紀可能有半百了,留著小平頭,髮已花白

露出的左手手臂、兩條小腿等沒有被衣物遮住的地方都是滿滿的刺青

讓我眼神離不開阿杯的是他背在腰側的尿袋

 

很難不去想像發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也許他是角頭老大,不良於行源於街頭械鬥被砍斷腳筋

可能是老毒蟲嗑藥嗑得身體無法循環代謝,毒癮一犯就算已經洗腎還是無法自拔

也或許很單純只是發生車禍而已

或者他只是路過的鄉民來借廁所?

 

 

 

 

創作者介紹

妳是我眼裡最美的風景

蘋果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